辩护人 广州刑事专业律师团
  广州知名刑事律师李修蛟

您现在的位置: 广州刑事律师网 >> 刑事法律 >> 法治新闻 >> 正文

吕先三案“搞人”五幕剧 为什么说吕先三律师是无罪的?
作者:周泽 文章来源:广州刑事律师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3/9 13:13:50

作者:  周泽律师,本文首发于公众号:辩与呼

----开幕词----

周泽:“在我披露的吕先三案办案人员刑讯逼供的视频后,有热心的网友问,除了我公布的十几分钟视频,是否还有办案人员刑讯逼供的其他情况。不仅有,还不少呢!

下面的一幕幕,就是我在有限的讯问录音录像(很多讯问笔录都没有对应的同步录音录像,不知是办案机关没有依法进行同步录音录像,还是有录音录像没有移送)中看到的一些刑讯逼供、违法办案的场景。”

 

第一幕:公安局厕所“闹鬼”?

上过厕所后,吕先三拒绝喝水:“我喝水?我喝水我都不敢上厕所!”

刑警袁安位:“你像这样跟我们犟,我们肯定要搞你啊!”

吕先三第一次讯问的录像显示,2018年3月16日00:29:00,讯问人唐军(结合讯问笔录辨识,下称警唐)主动问吕先三:“可要上厕所?”

吕先三随后由一民警带去上厕所。

上厕所回来后,吕先三很不对劲,与办案人员有如下一段对话:

吕(十分生气的样子):你们办案就是这样来办案的?我至少我的心里知道你们办案是这样办的。我是没证据啊,至少我内心中你今天就这样来办我的案。

警官孙磊(结合讯问笔录辨识,下称警孙):我就问你什么叫合规?你认为的合规是不是这样合规的?

吕:行,我记住今天你就这样来办这个案子的。

警孙:我就问你是不是合规的?

吕:你觉得合规吗?

警孙:对,你做这事你觉着合规吗?你不要合规吗?你不知道什么是合规,现场模仿一下嘛。什么叫合规吗?

吕:这个,这个,不跟你解释。

警孙:解释什么,对,你不是要合规吗?

你觉得是你就认,并不是表面上的就是合规。

吕:我没那个水平,我就认识了他们就干了那些事情。

警孙:不要你水平,就要你正常智商就行,你水平不需要多高。

吕:那么多法官他都不正常?他们智力都不正常?

警孙:法官也存在问题,不是你讲的。这个事情你说就结束了吗?就那么多?对不对?

吕:全部都问题,全部都有问题,就你们没问题嘛?

警孙:有没有问题也不是你说了算。

吕:我现在不讲我说了算!我今天下午今天一天跟你们讲了这么多,都认为我是在跟你们撒谎,都是认为我这个人……

警孙:不是我们认为,谁认为?!谁认为?靠认为能解决事情吗?啊!

吕:我始终没做这个事情,我不管你怎么讲。你们就这样办案,就这样对我,这样办案。

警唐:对你怎么样了?你不知道吗?你不是要合规吗?你问问这种形式,什么叫合规!你做的这些系列案件,平时什么面上符合法律程序的。

……

在上述对话中,吕先三律师与办案人员大喊大叫,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

接下来的3月16日00:40:50开始,警唐:给他喝杯水。

警唐(对吕先三):你喝水。

吕:我喝水?我喝水我都不敢上厕所!

……

是什么原因让吕先三不敢上厕所呢?

我联想起,邵柏春第一次接受讯问的录像中,讯问人员钱晓星(根据讯问笔录辨识)对邵柏春说的话——“妈的我把你带到厕所去,我他妈抽你,我给你讲!我给你脸你不要脸!”(1月31日的邵柏春讯问录像15:35:27)

吕先三在后来的一审法院庭前会议笔录中说:民警孙磊带其去上厕时,对其进行了殴打。

在上厕所之前,固定在审讯椅上坐了一天并一直向讯问人作无罪辩解的吕先三,在阅看讯问笔录时,与孙磊搭档审讯吕先三并负责记录的袁安位(结合讯问笔录辨识)对吕说(3月16日00:23:40):“你要给我们一个好态度,你给我们好态度,我们对你也好,你像这样跟我们犟,我们肯定要搞你啊!”

 

(邵柏春的上诉状)

第二幕:“犟人多挨打”

钱晓星警官几十次用手铐,折磨邵柏春,邵发出痛苦的“嘶嘶”声和“哎哟哎哟”的惨叫声。

与前面提到袁安位对吕先三所说“你像这样跟我们犟,我们肯定要搞你啊!”的话相似,在对邵柏春的审讯中,钱晓星警官也对邵说:“不要逮着理就死犟,犟人多挨打,犟牛多耕田。试一试,这这些老俗言都是很有道理的。”(见2018年2月1日讯问录像01:42:20-01:42:49)

在目前所看到的吕先三案录音录像资料中,虽然没有钱晓星警官对邵柏春所说“妈的我把你带到厕所去,我他妈抽你”的威胁实现为厕所“抽”人的场景,但2018年1月31日至2月1日的邵柏春讯问录像(有一段熄灯的时间,其间发生的情况不知而知)显示,宣称“犟人多挨打”“很有道理”的钱晓星警官,确实按照他的“道理”,把“犟人”邵柏春折磨得够呛。

之前我作为吕先三辩护人披露的审讯录像剪辑视频(反映了邵柏春多次被钱晓星警官以摁压手铐的方式折磨得“哎哟哎哟”大叫的情景),仅仅是邵柏春10几分钟的时间段内“挨打”的情况,而在邵柏春从被带到合肥市公安局开始的前几十个小时的审讯录像中,在多个时间段内都有邵柏春“挨打”的场景。

第一天,2018年1月31日,钱晓星20次摁压手铐,一次次折磨得邵大叫“哎哟哎哟”大叫。钱似乎很享受:“可又舒服了?嗯?这手铐再怎么这么松,铐紧一点。”

14:46:55,钱晓星警官持续摁住邵柏春戴着的手铐,问一句“什么意思”就摁一下。邵说:“我关节有问题,你不要这样搞。”(14:48:03)

15:39:16,钱晓星警官又摁压邵柏春的手铐,不断发出手铐闭合的声音,使邵柏春在审讯椅上扭动,发出“嘶嘶”呼痛的声音。钱骂邵“给你脸不要脸”。

15:39:43,钱晓星警官又摁压邵柏春右手手铐,疼得邵发出“嘶嘶”的呼痛声。钱晓星狂言:“你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不要觉得自己在外面混的多好,你在我这行不通。除非不让老子干了,只要老子穿着警服一天,咱们走着瞧!”

15:40:55,钱晓星警官又摁压邵柏春的左手手铐,邵痛得大叫“哎哟”。钱晓星喝道:“ 叫什么?怎搞的?手铐太松了是不是?”

15:41:15,钱晓星警官又摁压邵柏春的手铐,邵又一次疼的大叫“哎哟”。钱晓星:“手铐太松了,搞紧一点。是不是太松了?啊?是松了还是紧了?啊?怎搞的?”

15:41:53钱晓星警官又一次搞邵的手铐,邵疼得仰天“嘶嘶”叫。钱晓星问:“你老婆叫什么?你老婆叫什么?我问你老婆叫什么?”

15:42:43起,钱晓星警官似认为邵柏春回答其问题“你家小孩叫什么名字”不及时,又开始摁邵柏春的手铐,邵“哎哟哎哟”大声喊叫。钱晓星又说道:“叫什么名字?叫什么名字?叫什么名字?你现在没资格跟我谈条件,刚才讲面子都是自己争取的,我想给你脸你不要脸,我教你怎么做人,给你讲讲做人的道理。你50多岁了,到现在都没学会做人。嗯?小孩叫什么名字啊?嗯,小孩叫什么名字啊?”

15:43:46,钱晓星警官又动邵柏春的手铐,邵大叫“哎哟”。钱继续“讯问”:“嗯,老大叫什么名字?啊?怎搞的?怎搞的?又不给面子了?”

15:44:30,钱晓星警官又动邵柏春手铐,折磨邵,说:“我问你什么你就给我讲什么。”

17:28:12,钱晓星警官又动邵柏春手铐,邵大叫“哎哟”。钱晓星道:本来很简单的一个事情,说不出来。真的说不出来?手铐怎么了?手铐太松了?(钱晓星警官边说边动紧邵手铐,邵边大“哎哟”)。

18:43:41,钱晓星警官把手铐子给邵柏春紧了一下,邵疼得咧嘴。钱晓星道:“怎么要死不活的?坐好!可进监狱的啦,坐好!尼玛皮又难受了是吧?”

19:27:31,钱晓星警官又捏邵柏春手铐,邵疼得嘶嘶叫。钱晓星说着“开始喽,可又舒服了?”,然后就动手折磨邵。

19:28:05,钱晓星警官去捏邵柏春手铐,邵疼得“哎哟”直叫。钱晓星说着“可又舒服了?嗯?这手铐再怎么这么松,铐紧一点”,就动手折磨邵,接着说“疼吗?很疼吗?可疼?”

19:29:47,钱晓星警官称邵柏春右手手铐“这边也很松了”,再次折磨邵,疼得邵柏春“哎哟”直叫。

……

22:38:08-22:38:45,钱晓星警官(面对面,头碰头,说邵柏春面相差命不好等话语羞辱邵一番,问不答话的邵“可是又快活了?”,说邵“好了伤疤忘了痛”等话之后)再次持续捏弄手铐,折磨邵柏春,说邵“好贱,干脆改名‘郝建’了,有个说相声的就叫‘郝建’”。钱说着话,邵发出痛苦的“嘶嘶”声,继而大叫“哎哟”,后持续发出痛苦的“嘶嘶”声,而后又发出“哎哟”声,并不由自主扭动上身。

22:39:13〜22:41:55,钱晓星警官(双手支撑在审讯椅上,整个身子将邵柏春几乎全部遮信,说了“怎搞的?嗯,你贱不贱?嗯。跟你好说“等话之后)再次动手铐,折磨邵柏春,致大叫“哎哟”。钱说:“你怎搞的?坐直了,坐直了。”说着继续折磨邵,致邵不由自主扭动上身。钱训斥邵:“给你脸不要脸。给我装深沉。可是啊,装深沉?可是装深沉啊?嗯?坐直了,怎么搞的?讲话不好使了。是吧。可是讲话不好使了。你现在就是我砧板上的一块肉,我想把你怎么样就怎么样。”

22:53:44,钱晓星警官(双手支撑在审讯椅上,对邵柏春长篇教训、挖苦,问邵“是否又快活了”后)再次持续弄手铐折磨邵柏春,邵发出痛苦的“嘶嘶“声。钱:“可又快活了?又夹到里面去了,可紧啊?这个呢?转过来我看看。”

23:08:00〜23:08:54,钱晓星警官(说对邵柏春“不困就不要把眼睛闭着”之后),用手弄邵的眼睛,将邵柏春的左右眼皮使劲抬起来,牵动邵柏春头也抬起来。钱说:“你要再眨巴眨巴,我用催泪喷射器往你眼睛里喷,绝对有效果,保证你两个小时不再困。让你眼泪鼻涕一块往下掉。”

(长时间站立,双手撑在审讯椅上,身体对邵柏春形成压迫之势,并多次摁压手铐折磨邵后,钱晓星于23:10:35坐下)

23:28:30,钱晓星警官(在邵未回答钱与案件无关的问题后)多次追问邵是否听到其问题,邵未回答,钱问邵“什么意思?是不是又快活了?”,而后,双手再次伸向邵柏春左手,捏压手铐,对邵进行进行折磨。

23:33:15,钱晓星警官(在另一讯问人员离开讯问室后)再次从坐椅上站起,持续摁压邵柏春左手手铐,致邵“哎哟哟哟“长叫,而后再次紧手铐折磨邵。卲柏春连声大叫“哎呦”,直抽泣。

第二天,2月1日凌晨,钱晓星13次摁压手铐,一次次让邵柏春痛苦不堪。钱却似乎很有快感:“怎么搞的,怎么跟狗一样的,叫啊叫的?紧不紧,老邵,快活吗?”

01:48:10,钱晓星警官(面以邵柏春坐)起身用手铐卡邵柏春左手腕,不愿回答钱问题的邵随着钱对手铐的卡压,发出“哎哟”的声音,表情痛苦。01:48:20钱坐下。

01:48:44,钱晓星警官伸手捏压邵柏春左手铐,邵随即发出“嘶嘶”的痛苦声,钱说:“这么松你叫什么?”,进而起身用力压手铐,邵再次“嘶嘶”,并随着钱的加劲摁压,大叫“哎哟”。01:49:24,钱回坐,问邵:“合肥有几套房子,啊?不讲话是吧。我再问一遍,合肥有几套房子?还不讲话是吧,我给你扭过来。”

01:49:45,钱晓星警官再次起身,双手按压邵柏春左手手腕,邵柏春“哎哟!哎哟”,连声惨叫。01:49:51,钱晓星坐下。作记录的张利春警官(根据讯问笔录辨识,下称警张):“叫什么东西!”

01:50:20,钱晓星警官再次起身在邵柏春右手手铐上持续按压,邵先是发出“嘶嘶”声,现痛苦状;随着钱的持续折磨,邵柏春大叫“啊啊,哎呀”,痛苦呻吟。01:50:50,钱结合一轮折磨,回坐。

01:50:52,钱晓星警官将坐椅拉至邵柏春面前,近乎头碰头问邵“合肥有几套房子”,双手似把住邵戴有手铐的左手腕部,使着小动作(钱的头和身体上部遮住了自己的手和邵的右手),邵发出“嘶嘶”声。钱继续问邵:“合肥有几套房子?想不想尝尝大便的味道?可想?”【头一天的审讯录像显示,当天20:12:37,钱晓星警官就曾提到让被讯问人吃大便:在我审理的这些人里面有吃过大便的,你可相信?啊?(邵:唉)啊,你可想尝尝什么滋味?】

01:51:22,钱晓星警官双手转向按压邵柏春右手手铐,邵先是发出痛苦的“嘶嘶”声,随着钱的加劲,开始连声大叫“啊啊啊,哎哟”,痛苦呻吟。钱松手问:“怎么搞的?”

01:51:44,钱晓星警官双手转向按压邵柏春左手铐,邵随即发出痛苦的“哎哟”声。叫声乍停,钱继续弄邵左手手铐,致邵急速弯下头,大叫“哎呦!”,警张:“不要叫!”

01:52:24,钱晓星警官左手伸向邵柏春右手腕,捏手铐,问“什么情况?”,说“这样不合适呢”,右手也转向邵柏春右手腕手铐部位,双手捏铐子。邵发出“嘶嘶”的痛苦声,继而“哎哟”一声大叫,而后发出“哎〜哎〜”的痛苦声;钱双手再加劲,邵于01:52:46大叫“哎哟”,痛得身子下弯,钱松手后,邵才条件反射地弹正坐姿。记录台上的钱张:“叫什么嘛?”钱晓星说:“这样不太合适诶。”

01:53:12,钱晓星警官两手又伸向邵左手手铐,持续操作,致邵柏春“哎呦!哎哟!”大叫,头往下弯。钱说持续弄手铐,边弄边问邵“可紧?”,随后松手。

01:53:50,钱晓星警官双手再伸向邵柏春左手腕部操作手铐,邵柏春随即“哎哟哎哟”直叫,进而痛苦地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继而又大叫“哎哟!”。钱晓星松手后说:“怎么搞的,怎么跟狗一样的,叫啊叫的?紧不紧,老邵,快活吗?”

01:54:42,钱晓星警官再次对邵柏春左手腕手铐部位施压,邵柏春疼得连叫7声“哎哟!”,一声比一声凄惨。钱晓星说:“这有什么好叫的,手铐搞紧一点,是为你的安全着想,从我们这里跑掉的嫌疑人多啊,紧不紧啊。”

02:27:55,钱晓星警官(问邵柏春是否借给李光建1000万,邵未回答,继而问邵柏春“不合作是吧,是不是不合作?又快活了,是不是又快活了?”,然后)再次用左手捏邵柏春左手腕部手铐,继而双手抓住邵柏春被铐在讯问椅上的左手持续拉扯、扭动、,致邵多次发出痛苦的“嘶嘶”声,身体不由自主扭动。钱说:“拷得紧一点,为你的安全为你好。”而后放开邵柏春。

02:28:36,钱晓星警官(说了“经常有人从我们这里偷跑的,转身就跑了”之后)又用右手捏邵柏春左手手铐,继而拉拽手铐,致邵上身不由自主往下弯,发出痛苦的“啊啊啊”声。在场的陆亮警官:“不要老动它,越动越紧。”

1月31日的审讯录像中,钱晓星警官曾有一段警告邵柏春的话(20:12:19-20:13:19):“不要把我的脾气给点燃了,我警告你。我的脾气是很暴力的,估计你要吃不消的。(20:12:37)在我审理的这些人里面有吃过大便的,你可相信?啊?(邵:唉)啊,你可想尝尝什么滋味?你不要把我搞火了,我郑重警告你,搞火了我谁的面子都不给,我让你的人格像一条狗一样。”

从1月31日至2月1日持续两天的审讯中邵柏春的遭遇来看,这位钱警官确实像其当着同事对邵柏春说的那样,“很暴力”,让邵柏春“吃不消”,并让邵柏春“人格像狗一样”。只是不知道他说让人“吃过大便”是什么景象。

第三幕:三民警强拉邵柏春上厕所

陆亮警官:“你胆子小啊,该上厕所就上厕所”

民警张利春:“是不是怕我们打你就不敢去上了?”

2018年1月31至2月1日邵柏春审讯录像显示,上厕所似乎也成了邵柏春的梦魇。1月31日晚上21:34:39,警官陆亮(结合讯问笔录识辨,下称警陆):“带他去上厕所。”

审讯室三警官陆亮、钱晓星、张利春(结合讯问笔录识辨,下称警张)同时起身行动,准备带邵上厕所。邵柏春大感紧张。

邵:我不要上厕所。(民警开手铐时)

警:不需要去也不照?

警:出去活动活动,走几步。

邵:我不要去上厕所(手铐打开后)。

警:走。

邵:不需要上厕所。(邵挣扎,审讯人员拉手铐)

警:走,活动活动。(拉扯)

邵:我不去,不要上厕所。(邵挣扎)

警:走啊,走啊。(拉扯)

邵:不去,不去。(邵挣扎)

警:走,走,走。(拉扯)

三个警官硬拉邵柏春去上厕所,邵一直表示“不需要上厕所”。剧烈挣扎反抗后,三警官终于放弃带邵柏春上厕所。

警陆:那不上,继续坐好,我们四五个小时一轮四五个小时一轮,不要到时候又说想上厕所,可听懂了?你胆子小啊,该上厕所就上厕所,你怕我们在路上把你谋杀掉了?可有意思啊,老邵?(截至21:37:33)

我在很多案件中听到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办案人员不让上厕所的控诉,像这样生拉硬拽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上厕所,而被固定在审讯椅上坐了一天的被告人却连上厕所借机松驰一下想,这样的情形,还是第一次见到。

前面提到的钱晓星警官那句“妈的我把你带到厕所去,我他妈抽你”,显然对邵柏春造成了“如厕恐惧症”。在后面的审讯中,邵柏春还多多次拒绝如厕。

22:39:12〜22:40:40,钱晓星对邵柏春一番折磨,让邵柏春“哎哟哎哟”大叫之后,问邵:“给脸不要脸,给我装深沉,是吧?可是装深沉?……怎么搞的?讲话不好使了?是吧?可是讲话不好使了?”

警张(在钱晓星折磨邵柏春期间,一直坐在审讯台上看着材料做“笔录”)问邵:可是急着要上厕所啊?是不是啊?!

钱晓星警官:是不是要上厕所?

邵:不上

警张:可以上厕所。我看你怎么哼叽,可是逼着尿急啊?可要上厕所啊?(大声地)

邵:不上。(截至22:40:40)

2月1日00:04:30〜00:05:24,警张问几分钟前才被钱晓星警官折磨得“哎哟”大叫的邵柏春:“可想上厕所?啊?”

邵:不用。

警张:不是不用,问你是不是想上,想上带你上厕所。中午到现在过来都没有上厕所。可要上厕所?

邵(小声):不要。

警张:想不想上厕所?大声一点。

邵:不去。

警张:就是不需要上厕所是吧?是不是?是不是?需不需要上厕所?我问你需不需要上厕所,你回答我啊?

邵:不去不去。(截至00:05:24)

2月1日02:24:08,已折磨邵柏春几十次的钱晓星警官问邵:“要不要上洗手间?要不要上洗手间?”邵说:“不要。”

2月1日02:52:10〜04:22:43,审讯室突然熄灯。熄灯期间审讯人员仍不准邵柏春打盹,钱晓星警官让邵不要“浑水摸鱼”,要“坐直了”。黑暗持续时间不长录像就直接跳到了04:22:43,此时审讯室灯已亮起。

室内,邵柏春还坐在审讯椅上,张利春警官与一女警在室内,不知已呆了多长时间。先前参与审讯的钱晓星警官、警陆、唐警等人已经离开。期间是否发生过什么,不得而知。但邵柏春在其手书的上诉状中,曾提到被“关灯殴打”。

(邵柏春的上诉状)

第四幕:奢侈的休息

张利春警官:“你要是给我讲不清楚,我一宿都不让你睡,我看你能熬还是我能熬”;“你要再不睁眼,我拿胡椒粉滋你两个眼睛”。

钱晓星警官将邵柏春的左右眼皮使劲抬起来,牵动邵柏春头也抬起来:“你要再眨巴眨巴,我用催泪喷射器往你眼睛里喷,绝对有效果,保证你两个小时不再困”。

 邵柏春从2018年1月31日13:30被带入讯问室,至2月1日19:08被带出讯问室,除了21:38:30〜21:49:20被允许打了10分钟盹,2月1日02:52:07〜04:23:10停电一个半小期间录像中断不知发生了什么(邵柏春在上诉状中称被关灯殴打,不知是否发生在此期间),一直被固定在讯问奇上,未被允许休息。其间,邵多次打盹,被钱晓星警官踢醒。审讯室熄灯后重新亮灯,至2月1日6点多,这段张利春警官与一女警在讯问室看守的期间,张警官也多次将打盹的邵柏春叫醒。

以下是钱晓星、张利春等侦查人员以不让休息的方式折磨邵柏春的场景:

2018年1月31日17:26:11〜17:28:50,邵柏春被铐在讯问椅上,固定体位四个多小时,并被钱晓星多次折磨、训斥、羞辱后,钱晓星警官问邵:“怎么困了?可是困了?可是困了?可困?(邵:不困)不困眼皮睁不开了。眨巴眨巴什么意思?结局在明天上午见分晓。时间也很快,你这样,我们骑驴看唱本你走着瞧。本来很简单的一个事情,邵柏春,不困,你眼睛眨巴眨巴什么意思?真的说不出来?手铐怎么了?”(钱晓星开始捏邵柏春左手手铐。陆亮警官:“紧了给他松松。”陆亮说完,钱晓星从邵柏春面前的椅子上站起来,使劲摁压邵柏春左手手铐,边说)手铐太松了?(邵柏春大叫“哎哟”。)

17:57:10〜17:57:30,警张(一人独自在讯问室内,搞着电脑,打着字,敲了一下桌子,对邵柏春说):把眼睁着,我也没睡喽,我讲的话比你讲的话还多。

18:00:40〜18:01:41,警张:睁眼睛。〜睁眼睛听到了吗?〜怎搞的?〜你困了,困了是吗?啊,现在几点知道?可知道现在几点?我告诉你,现在是6:00,晚上18:00,你晚上还要到10:00、12:00,还要到2:00、3:00。你要是给我讲不清楚,我一宿都不让你睡,我看你能熬还是我能熬。

18:07:04,警张(继续一人独自在讯问室,玩手机一段时间后,对邵说):你啊,不要让我提醒您,你眼睛给我紧紧的对着窗户。你要再不睁眼,我拿胡椒粉滋你两个眼睛。

(18:07:36,与张利春搭档审讯邵柏春的钱晓星警回到讯问室,然后看张弄的电脑上的文字,并根据手里的材料进行修改,无讯问)

18:11:00-18:11:29,警张(对邵柏春说):“邵总啊,你又睡着啦?你怎搞的,你晚上6点就睡觉啊?怎么搞的啊?你晚上是不是不用睡觉了?是不是现在比较比较舒服啊?是不是啊?是不是比较舒服啊?”

邵:不是。

警张:不是,怎么搞睡着了呢?

18:14:15,警张(拍打着讯问椅对邵柏春说):“又睡着了!是不是?是不是想上厕所啊?啊?”

18:27:25,张警:“怎搞的?眼睛给我睁大点!可是困了?”

20:20:10〜20:24:00,钱晓星(在多次折磨邵柏春之后,在训斥、羞辱邵柏春过程中,踹了邵一脚):困了是吧?是不是在睡觉?可困了,可困了?我跟你讲话你有没有听到?(邵:听到了)听到了为什么不回答我?我问你话,你把眼睛闭上为什么?你给我坐好坐直了。老在我面前装,就是岁数比我大一点,说实话你还没达到倚老卖老的年纪。一脸的晦气,当犯罪嫌疑人也没人看得起,整得丢了魂一样。你都魂不附体,不知道你头脑里在想什么。一个男人得有精气神。我都看不起你,在世上枉为做男人。宁可站着生,不能跪着死,这才叫男人。就不承认也理直气壮一点,精气神要十足啊。你看你整个人鬼似的,50多岁,按照咱国的健康标准,你才是壮年,还没到老年。你看你整个人,可有一点神?目光无神!呆滞!抗日的时候你100%是汉奸!没有一点节操,没有一点原则,唯利是图,见利忘义!~困啦?啊?(20:24:00止)

21:38:30〜21:49:20,邵柏春被允许休息10分钟,而后陆亮将邵柏春拍醒。警张:“乖,你还真睡着了啊?”

23:00:03〜23:01:7,钱晓星警官:你还在这睡10分钟,我一分钟也没睡。(至23:00:09)可对?你要换位思考一下吧。我也知道偷懒。可知道啊?哪个不知道快活?头抬起来,怎搞的?困了?嗯?可是困了?

23:06:23〜23:08:37,钱晓星警官(问邵柏春):可困?嗯?可困?

邵:不困。

钱晓星警官:还不困啊?不困头就抬起来啊。头抬起来。(截至23:06:50)不困,你眼睛老闭着干嘛?咹?所以你这个人啊,就是说谎言,就养成了这个习惯。出口就是谎言,估计想从你口中说出一句真话是没有。你长期做人的习惯,就是撒谎。可困?!(猛喝)咹?!(大声)可困?不困就不要把眼睛闭着,可听到了?可困了?(截至23:08:04.随后警1将邵柏春的左右眼皮使劲抬起来,牵动邵柏春头也抬起来。继续凶邵)可困了?你要再眨巴眨巴,我用催泪喷射器往你眼睛里喷,绝对有效果,保证你两个小时不再困。可听到了?(截至23:08:37)

23:17:14〜23:19:50,钱晓星警官:可困啦?可是?可困?问你话!咹?困不困?困不困?嗯?

邵:不困。

钱晓星警官:不困。你打起精神。我一直站着,你还一直坐着。你比我好多了。我比你辛苦,你可知道啊?我一点都不困。面由心生啊,你一点男子汉的气质都没有,你看你萎靡的。从进来到现在就一个表情。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怎么回事啊?你棍气一点,可知道?跟个娘们都不如。诶,你刚才讲不困怎么又睡觉啊?咹?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睡觉?咹?什么意思?给我解释!(截至23:19:50)

2018年2月1日02:30-03:00钱晓星敬官:怎么搞的?困了啊?困不困?不困就打起精神,不要眼皮耷拉着,我不是陪你一起坐到现在吗?说不说,死到临头了,要是我,是睡不着的,说明你没考虑这件事情,没权衡利弊。进去睡觉的时间多着呢,现在也不用干活了,可以慢慢睡。
陆:咦。(跳闸了)把门开开。想得怎么样啊,别搞正好睡着了,电一停,正好睡觉。别睡别睡。你看,海燕说的你也听到了。没睡着吧。(轻踢一下)02:56也还好,黑暗使人宁静一点。找到了没?

04:32:12-04:32:18,警张:邵柏春,不要睡,我也没睡,陪着你嘞。

04:49:24-04:49:27,警张(见邵柏春打盹):邵总啊,醒一醒。

04:59:20-04:59:50,警张:哎,不要睡,喊个美女过来陪你,你还睡。马上我把你手铐卡紧一点(女警:卡紧很难受的),妈的给你搞的嗷嗷叫的。

05:18:01,警张:邵柏春,醒一醒啊?

05:28:43-05:29:00,警张:哎,怎么搞的啊?都叫个美女过来陪你了,你还睡。

05:32:31-05:32:40,警张:见邵柏春打盹,警2用手机敲桌子)醒一醒,醒一醒啊,睡也睡好了,休息也休息好了。

05:41:18,警张:邵柏春,醒一醒啊!我他妈的陪你熬了一夜都熬吐了,你看看几点了,你看,你回头看一看,回头看看几点了。

06:19:13-06:19:33,警张:邵总,邵总!睁眼,抬头,看着窗户,是不是太暖和?我要不要把门打开?可要再带你上个厕所?可要?

06:32:11-06:32:33警张:邵总,怎搞的?坐好了,s可困了?还早叻,这才第一天晚上叻,以后还有叻。今天上午就给你送看守所,你到看守所去睡吧。

11:04:40,钱晓星警官:见邵柏春打盹,踢了邵一脚,表示“不能睡觉噢,听到了?”

11:13:13,钱晓星警官:别睡觉了,领导来了。

11:16:15,钱晓星警官:我弄你妈的还能睡着?真的牛B。

11:21:58,钱晓星警官:见邵柏春瞌睡,踢了一下他的腿。

13:08:15,钱晓星警官看邵柏春打盹,踢了一下邵柏春的腿。

13:36:30,钱晓星警官见邵柏春打盹,踢了一下邵柏春的腿将其叫醒。

第五幕:男女两警闲聊泄公安“搞人”秘辛

张警官对同室看守邵柏春的女警说:“他知道上厕所会被打,你不上厕所,好,我让你叫你喝水”;“我以前听老李讲那彭大那他妈的搞人都把人吊起来了”

04:22:43开始,审讯室内,邵柏春被坐在讯问椅上,双手被铐在挡板上。男警张利春与女警闲聊着,很是温馨。

04:32:12,警张问邵柏春:邵柏春,不要睡,我也没睡,陪着你嘞。乖,你自从带回来,一直没上厕所,你要想上厕所,我带你去上厕所好不好。啊?可想上厕所?

警张(与白色外套的女警闲聊两句后):(04:32:54)想不想上厕所?没人打你哦。

邵:好。

警张:啊?想上吧,是不是怕我们打你就不敢去上了?我的妈啊,从一点钟带回来,就没上厕所。(随后04:33:40出去上厕所,04:36:33回到审讯室)

警张与女警继续聊。

04:59:20开始,警张叫醒邵柏春:“哎,不要睡,喊个美女过来陪你,你还睡。〜〜〜马上我把你手铐卡紧一点。妈的给你搞的嗷嗷叫的。”

女警:“卡紧很难受的。”

不知是否因为美女在侧,并说了手铐“卡紧很难受”的话,表示要把邵柏春手铐卡紧一点的警张,没有像之前的钱晓星警官那样折磨邵。

警张继续与女警温馨地闲聊着,说着“其实我不是对每个人都像对你一样,说话都这样”(警张);“是吗?我觉得你说话太甜了,知道吧?”(女警);“跟你说啥,你又说我虚伪”(警张);“没有。没有”(女警)……诸如此类的情话,听得我横身酥软。这不知是不是也算对邵柏春的一种精神折磨。

邵柏春在其手书的辩解材料及上诉状中还提到,办案人员除了对其刑讯逼供,还逼其看黄色录像。这比两名男女警官当着邵讲情话,似乎让邵印象更为深刻。

2月1日05:18:01开始:

警张:邵柏春,醒一醒!

警张(聊女警):原来妈的执法没监控的时候,你妈能把人给打死。像这样,他妈的给扇啪啪响。

女警:你听到过?

警张:反正我听到的是啪啪响。

警张(与女警聊):为什么带他去上厕所,他不愿意,这是有原因的。你想想看,我带他一点钟来,一直到刚才才去上厕所。我靠,你是没看到底下他们搞人的办法太多了。你比方说,“你上厕所”,他说他不上厕所,他知道上厕所会被打,你不上厕所,好,我让你叫你喝水,拼命叫你喝水。

女警:那不喝水呢?

警2:必须让你喝,一开始让你喝你肯定喝,再让你喝你又不喝,反正你得喝点水。然后就这个年纪,把冷风开开,你一冷,能不想上厕所吗?我以前听老李讲那彭大那他妈的搞人都把人吊起来了。

女警:我的妈呀,天啦。

警张:现在好多了,以前公安局讯问室上面都是有挂钩的,像电风扇的挂钩,不装电风扇,专门搞人的。你也不能完全把他吊起来,你完全吊起来他胳膊受不了。

女警:脚尖着地是吧

警张:对,稍微垫一下。(截至05:20:36)

----关于五幕剧的解说----

为什么说吕先三无罪?

吕先三案无论是事实、证据,还是法律适用,存在的问题都显而易见!尤其是,吕先三律师正常收费、正常代理借贷纠纷,却被公安一开始就定性为邵柏春、徐维琴实施“套路贷”的“狗头军师”,并以将吕先三这个当时执业才两年来时间没办过几个案件的小律师办成徐维琴/邵柏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狗头军师”为方向去“制作”证据。

在“被害人”一直说自己没有被骗,邵氏夫妇通过“套路”规避高利不受保护的规定自己都明白的情况下,侦查人员在对吕先三律师采取强制措施前的一个半月对邵柏春/徐维琴等犯罪嫌疑人及“被害人”李光建的审讯中,仍执着地让犯罪嫌疑人承认“诈骗”,让“被害人”承认“被骗”;并在吕先三律师代理的邵氏夫妇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与其他多位资深律师不止一次代理的邵氏夫妇案件性质完全一样的情况下,诱导犯罪嫌疑人及“被害人”指证邵氏夫妇放高利贷的一些“套路”是吕先三律师教的。

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提请检察院批捕,在检察院三次以“证据不足”不予批捕(合肥市检察院复议、安徽省检察院复核仍维持不批捕决定)的情况下,仍然对其一个概括的民事代理行为,以诈骗罪和虚假诉讼罪两罪移送审查起诉(办案人员显然是认为他们认定的“犯罪”行为更符合虚假诉讼的特征,但虚假诉讼罪却是刑法修正案九规定的犯罪,不能涵盖之前吕先三律师代理的案件,便以两罪移送审查起诉了)。

而后,曾以“证据不足”对吕先三不予批捕的检察机关,竟然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罪和诈骗罪两罪对吕先三律师提起公诉。

合肥中院最终将吕先三认定为邵柏春、徐维琴夫妇“套路贷”“诈骗”的共犯,以诈骗罪重判12年。

(1)辩护人认为吕先三无罪,安徽律协论证同此意见

合肥中院对吕先三的一审判决,是完全错误的。

以刑辩著称的资深律师张燕生曾提出,要警惕“套路贷”案件中的“套路罪”。吕先三正案是这样的“套路罪”案件。(办案机关是怎么“套路“吕先三律师,可参考《图解吕先三案:戳穿“套路罪”的那些套路》)

吕先三律师根本没罪!一审两位辩护人金宏伟及燕薪两位律师如此认为;本人与斯伟江律师作为二审辩护人也如此认为;众多关注吕先三案的律师同行也如此认为。据了解,安徽律协组织的论证意见,也如此认为。

吕先三律师始终辩称自己代理与邵氏夫妇有关的几起诉讼,均是正常代理,正常收费,自己只是根据邵氏夫妇及他们的名义放贷人提供的证据代理诉讼,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调查委托人或名义委托人提供的证据是如何形成的,诉讼中所谓被害人李光建对相关债权也出庭自认,自己根本不可能判断其中存在诈骗犯罪,也不可能明知他们进行诈骗犯罪而提供帮助。

之前我披露的“被害人”李光建2018年1月31日至2月1日接受审讯的录音录像文字整理内容显示,办案人员在对所谓“被害人”李光建的审讯中,李光建一再否认自己被骗,称报案也不是自己要搞的,借高利贷给自己的邵柏春、徐维琴夫妇并没有骗自己,表示自己借邵氏夫妇1600万,还了3000多万,是因为自己准备承揽施工的工程需要交保证金,以及开发商没钱交土地出让金让其帮助借钱,开发商收到自己的工程保证金后却长期拖着不开工,扣着自己保证金长期不退,还拖欠工程款,导致自己向邵氏夫妇所代三笔共计1600万元的短期借款(期限分别为一个月、三个月、半年。期限分别为一个月、三个月的两笔共计600万元,由开发商担保或作为共同借款人)不能按期归还,利滚利,利息越积越多。但其向邵氏夫妇借款的高利率,是双方约定的;到期不能还本付息,利息作为本金计算,也是自己认可的。自己也想低息借贷,但没人借给自己,邵氏夫妇借给自己,利息虽高,偿还也是应该的。办案人员却一再要其承认“被骗”,要给其追回邵氏夫妇“诈骗”的钱,不配合指证邵氏夫妇诈骗,就将其作为诈骗犯罪共犯。

邵氏夫妇在2018年1月31日至2月1日的讯问中,都否认诈骗李光建。最后,办案人员以关押其夫妇及诸多亲友相威胁,以取保相引诱,迫使徐维琴承认了放高利贷;通过自己与邵柏春及他人账户收取李光建借贷巨额利息;将李光建延付利息转成本金,并在李光建配合下制作将利息转为本金充借款的凭据,将利息转本金合法化;以利息转本金充借款的“借据”作为证据,“名义借款人“的名义起诉李光建;以及在李光建无力偿还高利贷的情况下,以李光建签认的包括广奇公司担保的两笔共计600万元借款本金未还且还欠利息的书证,起诉担保人广奇公司;为掩饰高利贷,不承认李光建及广奇公司为李光建给付到其他人账户的钱款,系偿还借款;等等事实。在办案人员安排徐维琴给邵柏春“做工作”后,邵柏春也供述了相关事实。但是,两人仍然辩称通过诉讼向李光建主张的债权是李认可的,没有骗李光建的钱,被害人李光建也出庭自认了有关债权的真实性,而且两人均未供述代理他们诉讼的吕先三律师了解真相,帮助制作假证,进行虚假诉讼。

然而,邵柏春在2018年4月份的三次(4月10日、11日、17日)供述笔录中,却开始“供述”吕先三给其夫妇出主意,制作假证,对李光建搞虚假诉讼。

让人疑惑的是,邵柏春4月10日的讯问笔录,并没有完整的讯问同步录音录像,只有几个碎片化的录音录像,这些碎片化的录音录像显示,该次讯问是在一个没有隔离栏的办公室而不是在看守所内的讯问室进行的,而此时的邵柏春早已被逮捕;4月11日的供述笔录同样没有依法进行同步录音录像,而该次讯问笔录对应的录音录像显示,笔录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由讯问人员提示内容,在邵回答“是”或沉默的情况下,讯问人员将自己的意思记入笔录形成邵“供述”的;讯问人唐军在录音录像中关于“我们今天就李光建,向你和王仁芳出具的两份本金未还利息只还了一部分的说明,就这两份说明再次对你进行核实,昨天也核实过一次了,希望你能够仔细回忆相关的细节、过程,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的话语表明,4月11日的这次讯问就是为了试图将4月10日的非法讯问合法化,而且该次讯问笔录并未记录很多有利于被告人的内容;4月17日的讯问笔录则没有同步录音录像附卷,邵柏春究竟是如何供述的,是否与供述笔录一致,不得而知。从邵柏春提交一审法庭的自书的辩解材料及上诉状看,其“供述“吕先三律师的内容是被逼供形成的。

(2)邵柏春称提审人员刑讯逼供,强迫其指控吕先三参与犯罪

邵在上诉状上写道:“2018年1月31日,2018年4月份公安机关提审人员对上诉人采取关灯殴打、强迫观看黄色录像等形式进行刑讯逼供,强迫上诉人承认并指控吕先三律师参与犯罪等”;而邵柏春在其提交一审法庭的自书辩解材料中写道:

“2018年4月,唐大队和另一人到合肥看守所将我带到看守所非提审区对我提审时说,他们收到李光建提供的一份材料,如果早收到这份材料,他们就不会认定我诈骗找我了,现在我们(原文如此,应为“他们”之误)很背动(原文如此,应为”被动“之误),搞得大家都没台阶下,要我承认有虚假诉讼行为,并指控吕先三,吕先三已被他们收监在肥西看守所了,这样他们就可以比较轻的虚假诉讼罪名将我起诉,这样大家都有台阶下。我当时没同意,因此他们从上午8点左右审到下午5〜6点钟,中午也没让我回去产吃饭,在这一天里他们一会劝我,一会又打我,还逼着我看手机里的黄色录像。这一天没做成讯问笔录。第二天又要在非提审区继续提审我,这天刚好管教干部上班去提审我时可能感觉有点他们的行为不规范,因此就问我了,我也对干部讲了,干部就(向)看守所汇报了。因此我说的这个事实是否真实,只要把这一天的讯问视频提供出来看一下就可确认。”

2018年1月31日至2月1日对邵柏春的讯问录像录像显示,邵柏春在该次讯问中被刑讯逼供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邵柏春辩解材料及上诉状反映的其2018年4月被逼供的内容,结合不合法的讯问录像的反映的内容及邵柏春接受起诉书送达时申请排除非法证据的事实,也是足以令人确信的。

让人遗憾的是,吕先三“诈骗”案案卷材料显示,邵柏春接受起诉书送达时就反映自己遭受刑讯逼供,申请了排除非法证据,一审法庭却根本不予理会;吕先三的一审辩护人申请调取同案被告人的讯问录音录像,法庭也未予理会。

我一直认为,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国家工作人员有批评、建议、控告、检举等权利,不只是公民的权利,更是公民的责任。而律师在具体案件中对办案人员违法失职行为的批评,就是律师履行律师“三维护”(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职责的应然要求。因此,我在不久前披露了吕先三案办案人员刑讯逼供的视频。(我之前所披露的刑讯逼供视频,反映的虽然不是办案人员对我的当事人吕先三律师的逼供,但对吕先三同案被告人逼供形成的 “供述”,本身就是指控吕先三的非法证据。)

*作者周泽律师授权发布

原文链接:吕先三案“搞人”五幕剧 为什么说吕先三律师是无罪的?
    声明:广州刑事律师网转载此文旨在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我们赞同文中内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辩护人
由从事二十多年法律工作的广州刑事律师李修蛟律师牵头创办。本网汇聚一批国内知名的一线刑辩律师,旨在为您提供专业、超值的刑事法律服务。找广州专业刑事律师,了解广州刑事律师收费标准,上“辩护人”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门专题
     
    焦点图文

    吕先三案“搞人”五幕剧 为什么说吕先三
    作者:  周泽律师,本文首发于公众号:辩与呼----开幕词----周泽:“在我披露的吕先三案办案人员刑讯逼供的视频后,有热心的网友问,除了我公布的十几分钟视频,是否还……

    佛山市疫情防控期间律师会见工作指引
       ……
    | 关于本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网站公告 | 律师加盟 | 本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c)2006-2008 www.defenselawyer.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法律顾问: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 李修蛟律师 电话微信同号:13719073458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太古汇1座31楼  邮编:510620
    请使用962*768分辨率以达到浏览广州刑事律师网的最佳视觉效果
    粤ICP备171500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