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刑事律师团
>>广州刑事律师网办理的名案 【更多】

广州著名刑事律师李修蛟

 

您现在的位置: 广州刑事律师网 >> 刑事法律 >> 法治新闻 >> 正文

张思之律师点评贵州黎庆洪案
作者:张思之 文章来源:辩护律师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7/25 23:15:33

律师文摘第三期沙龙

时间:7月24日14:30—17:30

地点:教科思创书店

张思之律师点评贵州黎庆洪案


张思之 王工 贺卫方 许丹 徐昕 ( 摄影 艾群)

张思之律师点评贵州黎庆洪案

【按:根据前湖退士文字稿整理,致谢前湖退士】

来的路上啊,跟王老,我们探讨了一下贵州的案子,贵州的这个案子,我确实不了解具体的细节情况,只是知道个轮廓,但是根据我现在听到的一些事情,总会有一些想法。

第一点,诸位不要小看了贵州这个案件中央派了督导组,最高法院有一个刑庭庭长亲自坐镇督办。如果不是把律师视为敌对势力,这两种组织根本没有必要产生。根本就不需要存在,特别是后一种,后一种情况诸位可千万不要小视,因为我是领教过的,1988年大兴安岭案子的时候,当时最高法院只有一个刑庭的庭长,姓王,名字咱们就隐瞒了吧,这个王庭长亲自在那里坐镇。坐镇干什么呢?因为他不知道我在那里还有几个学生,由于我们在那里的表现据说还算良好,得到群众的爱护,所以很多人给我们递情况说他们的内幕,这位庭长专门每天晚上开会研究如何对付张律师,每天晚上都这么干的,你是最高法院啊,我的天老爷,你搞我们律师干什么呢?我们无非顶多就是说几句话吗?是不是?在了不起我们怂了,我们退了,还不行吗?是不是,你不要拿我们当敌人来看待,这个东西对我们律师制度来讲,我认为是个致命的东西。所以诸位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考虑,无论如何不要对当局,包括法院在内,包括司法局在内,对他们对律师的种种措施,给予善良的愿望,没有那个!昨天我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陪了几个人上了天桥,在天桥我们就往下看,那是人流滚滚,当时我就想,如果说做为一个执政者,看见那么多的人,在那满脑子都是,哎啊,不得了啊,你看,内外敌对势力在这里勾结,满脑子都是敌人,还有可能和谐吗?你讲的和谐还存在吗?那就不可能的啊。

所以我倒是觉得,我们做律师的人还是随时要准备着人家会收拾我们,会取缔我们,而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不是说你退庭了这个那个的(注:前面有话题讨论过律师退庭问题),他就是要收拾你了,所以这个问题这是我考虑贵州问题第一点。

第二点:我语无伦次,我就特别赞赏我们贵州律师,贵州当地的律师,为什么?因为诸位肯定比我了解的清楚,在诉讼的进程当中,法院通过手段,把原来当事人聘请的律师给辞退了,诸位可千万不要不相信,是法院干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这是法院干的,因为我领教多了,他们取缔我的次数太多了,用各种手段手段来取缔了我,因为找个当事人的家属说你不要他了,那算什么啊?小菜一碟啊。绝对是他们干的,问题不在这里,我要讲的问题不在这里,问题不是把我们律师取缔了。

他们换上来的,所谓指定的律师,这一次,诸位,无一例外的做了无罪辩护,哇,太精彩了!我觉得贵州律师太精彩了,那个压力多大,他所受到的压力绝对比杨金柱大,比陈有西大啊,他们在当地啊,对不对?你陈有西也好,周泽也好,你们说完拍屁股走了,他们不行啊,一家老小都在那里,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你,在这种情况下能够顶着,无罪就是无罪,无罪就是无罪,可敬!可敬!所以这一次我对我们律师,我觉得还是应该给予很高的希望。

第三点,我对我们这次整个贵州,我们不叫律师团吧,因为有几十个律师,我刚才坐在这里,我想了半天,这个叫什么?我觉得叫没有组织的组织合力,他发已经形成了一种组织力量,那么既然已经形成力量了,那就要考虑一个问题,考虑什么问题?

我自己是没有很高的水平来描绘,我想起上个世纪40年代末的时候,有一个诗人,叫柯蓝,四十年代末的时候,写了一首诗叫《望星空》,这首诗写得对我来讲不能说不是一种震撼,至少应当说有启发,其中我最欣赏: “同志与同志之间,是星光与星光之间,不是互相挤压,而是互相照耀。”讲得太好了,因此我就想,我们这次贵州这几十个人,尽管可能有明有暗,有大有小,或者我们把话讲俗了,可能有互不一致的地方,但是,归根结底,在办这个案子上,他们是做到了互相照耀,这也很可爱,而这点,我觉得应该做为我们律师的精神,应当传承下去。

作为律师的人,千万不要互相之间这样那样的,我们的力量本来就不是那么很壮,是不是?我们自己再弄我们自己,是不是?那样子就恐怕有点问题了吧,是吧?

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一次,我们整个二十几个律师,他们能够在大量目标一致的情况下,能够起到照耀的作用,我觉得了不起,为什么我要这样讲呢?因为固然我经过的见到过的黑暗太多了,但是像贵州这么黑的,黑到不能再黑的案子,也还不是太多,贵州这个案子太黑了,实在是太黑了。经过我们几十个律师的艰苦的努力,毕竟透露出了春光秋色,是不是?为什么透露秋色?因为我觉得还是有点成果,不能说一点成果也没有。你不要看还是要判他15年,你不要看那个,不管怎么说,你把第二被告弄了无罪了,我不认为这是哪个方面努力的结果,但是,律师在这里面毕竟居第一线,所以这点我觉得还是很可以讲讲的。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律师尽到我们最大的努力,我们还是会给当前的黑暗透出一点点的光明,前途还是有希望的。这是我想说的第三点。

第四个呢,我不知道诸位相信不相信,我真的不是那么好事的人,我真的不好事,但是这次这个律师团呢,这个承蒙贺教授错爱,他们要把我拉进来,我表了积极态度,为什么?第一、我觉得它标志着我们法学界,我们法律人里面毕竟还有不少的人,既不愿意做帮闲更不愿意做帮凶,而愿意做老百姓的朋友,而愿意做我们律师的战友,愿意在这里起一定的作用。这是我考虑的第一点;第二点,我觉得他证明着我们的学人,他能够把他的神圣使命跟平凡的工作结合在一起,而互相交流,这点是很可爱的,我不是看不起我们学者,我们这些学者学问很深,但是能够做到这点并不那么容易。但是我们这次组织形式把他们毕竟组织起来,而且发挥作用了,我觉得很可贵,也很可爱。这是我觉得这种组织形式很需要。第三点呢,我说一个我的愿望,对这个机构的愿望,我希望这样顾问团不要因案子结束而完成了他的使命,做下去!做下去!这个案子完了以后要做下去!管你高兴不高兴,我们做!(注:贺卫方:叫中国司法观察,张:不,中国律师观察可以啊,我观察律师可以吧,我观察我自己,你管得着吗,你?贺卫方:我不管,我不管…)

那么最后呢,忍不住讲讲这个闹(注:高院领导说闹庭一事)。这个本来啊,我不愿意讲这个事情,张军他是最高院院长,因为不管怎么说呢,在人家不在场的情况之下,说三道四的,不是那么很合适。但是我觉得他太过分了,所以因此我还是要讲一讲,我想唠他两句。

他一讲不良律师,不良律师闹法庭,是吧?他一讲这个我首先就想,我在四川呆过八年,四川不讲热闹,四川讲“闹热”,是越闹越热,是不是?那么贵州这案子也是,如果经过我律师一闹你就热了,有什么不可以?其次,你讲不良律师闹法庭?闹法庭不行,闹洞房可以不可以?那么咱们闹元宵行不行?是不是?这个闹本身是个中性的东西,你不能说谁闹,刚才我不是讲,你法官可以那样子胡闹?你们叫胡闹!你可以驱逐我们律师,可以搜查我们的律师,这绝对是胡闹!

你们胡闹都可以?我们轻轻的闹了你一下,怎么了?(贺卫方:我们幽默了一把。)又怎么了呢?所以,我耽误点时间,宋词讲:红杏出头春意闹,那王国维评价多高啊,对不对?如此一闹境界全出,那我律师一闹贵州这案子如果能解决,全解决了,有什么不可以?问题在于我该不该闹?

我认为:第一,我们没有你所谓的闹,第二,我们有些做法我们做了,我们该不该?该!!!绝对该!!!没有过分!因为你们太过火了!彻头彻尾的违法!

这个案子所谓假定我们打个比喻是个协奏曲的话,律师不参加,我不参加你的协奏,我不抗拒可不可以!我们律师搞我们大合唱可不可以?你管的着吗?我不跟你唱在一块了,对不对?绝对是应该的。

问题归根结底不要那样子来歧视我们,我们稍微有点作为,我们就好像是大逆不道似的。他这个“闹”字里头是暗含杀机的,是想给提供压迫律师,或者镇压律师提供条件的。不要小看了他,司法部对这个“闹”字就很有兴趣,他就特别有兴趣。至于我们不管他们怎么想,(贺卫方:跟闹洞房不一样的,这个闹法。)

所以我的中心意思是,我们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我们该怎么闹,就怎么闹。

三个字:闹——定——了!(注:此处有雷鸣般的掌声!)

(录音整理:前湖退士)

2012.7.25 于北京

广州刑事律师推荐
原文链接:张思之律师点评贵州黎庆洪案

本文关键词:贵州打黑第一案,黎庆洪案,张思之,贺卫方
    声明:[广州刑事律师]网转载此文旨在传播更多信息。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广州刑事律师李修蛟]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广州刑事律师]网
由从事二十多年法律工作的[广州刑事律师]李修蛟牵头的老检刑事律师团创办。老检刑事律师团由专业刑辩律师组成,专业精深,经验丰富,成效显著,旨在为您提供专业、超值的刑事法律服务。找广州专业刑事律师,了解[广州刑事律师]收费标准,请随时联系我们!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关于本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网站公告 | 本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州刑事律师团网站由广州刑事律师、原一级检察官李修蛟创办。为您推荐广州有名的刑事律师!
    李修蛟律师广州接待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太古汇1座31楼、33楼(非约勿访)
    李修蛟律师深圳接待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彩田路5015号中银大厦A座27楼(非约勿访)
    粤ICP备17150099号-1